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宅小二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日月 > 第五十一章 探病

盛唐日月 第五十一章 探病

作者:酒徒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0-11-10 19:51:57 来源:本站

“……臣本一芥草民,渭南种田为业。幸蒙圣上破格提拔,委以军器监主薄之职。到任之后,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才能不配高位,辜负陛下之信任……”

右手提着毛笔,左手拄着一根拐杖,一大早上爬起来,张潜就来到书房,开始绞尽脑汁炮制给神龙皇帝李显的奏折。

“幸得上下齐心,打造风车、机井、火龙车等有用之物,方不再寝食难安。正欲再接再厉,以得报圣上鸿恩之万一。却不料恶僧欺臣家室寒微,竟登门相辱于前,当街行刺于后……”

“表忠”排在首要位置,“卖惨”紧随其后。虽然神龙皇帝李显这条大腿不怎么牢靠。但眼下这条大腿,却代表着国家。

而根据张潜在二十一世纪的认识,那些嚣张一时的放贷公司,无论规模大小,在国家机器的铁拳面前,都只有灰飞烟灭的份儿。就看执政者能不能下定决心让它灰飞烟灭而已。

至于奏折的文笔好不好,那都不重要。能让神龙皇帝李显看懂,“臣很忠心,臣很委屈,臣被恶僧欺负了,你得给臣出气。”这三层意思就行。

“少郎君,喝茶!”紫鹃端着一个茶托,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声音像小猫一样温柔。

昨夜她在睡梦中被骆怀祖打晕捆了起来,直到此人走了之后,才又被张潜偷偷地松了绑。所以并没有目睹到张潜与骆怀祖之间的在**与精神层面的搏杀。然而,也许是因为白天时被吓坏了的缘故,她现在的精神相当差。看上去就像一只刚刚被遗弃了的小动物般萎靡不振。

“放下吧,你也去睡一会儿。有事儿,我会喊管家和张贵他们进来帮忙!”看到紫鹃那憔悴的模样,张潜就立刻想起了骆怀祖第一次到庄子里来那天,她的含泪劝告。顿时,心里就有些发虚。笑了笑,柔声吩咐。

“是,少东家!”紫鹃弱弱地答应了一声,放下茶托,缓缓转身出门。瘦瘦的身影,单薄得宛若寒风中的芦柴棒。

“唉——”望着紫鹃的背影轻轻吐了口气,张潜转过头,继续搜肠刮肚地炮制奏折。不知不觉间,笔却停了下来,再度神游物外。

昨夜自己跟骆怀祖之间的交易,完全是迫不得已。在武艺和体质都不如对方,又不敢喊人进来帮忙的情况下,张潜连跟对方拼个同归于尽的资格都不具备,所以,只能先想办法将此人稳住,再以图将来。

将来,以自己的成长速度,张潜相信,应该用不了五年时间,就能拥有足够的实力,让骆怀祖主动收起那些祸心,老老实实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如果不能,依靠军器监内那些国宝级的工匠,五年时间,也足够张潜打造出一把可随时激发的燧发枪了!

而骆怀祖,显然也清楚张潜对自己的承诺,有很多缓兵之计的成分在内。但是,除了立即将张潜杀掉之外,他当时也没有比“公平交易”更好的选择。

只有跟张潜做了“公平交易”,他才有机会,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给张潜布置下更多的圈套,让张潜越来越离不开他。而五年时间,在他看来,已经足够让张潜完全被自己所掌控。

所以,昨夜那场交易,事实上完全是双方之间的第三次搏杀。只不过,从**层面,转移到了精神战场而已。

凭借比骆怀祖更宽的眼界,和更足的底气,张潜终于在两次**搏杀失败后,于精神层面,跟对方打了个平手。勉强将双方之间的关系,由单纯被骆怀祖个人随心所欲地安排,变成了协商合作。

至于这种合作能维持多久?则完全依靠双方的实力消涨和忍耐力极限在哪。张潜不敢保证,骆怀祖哪天不会突然发难,一秤杆儿将自己脑袋敲个粉碎,然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骆怀祖恐怕也不敢保证,张潜哪天会不会先布置下刀斧手,再将他骗到某间屋子里,乱刃分尸。

“暂时就这样吧,留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也好。免得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张某又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忽然又长长地吐了口气,张潜重新落笔书写奏折。

自打做了大唐的官员,不再担心被小吏欺负上门,折腾得倾家荡产之后,他的警惕性和防范心,就一直在减退。只是他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而已。否则,昨夜也不会如此轻松地,就被外人摸到自己卧室里头。

而骆怀祖的存在,倒是可以随时给他提个醒,这里是大唐,还是历史上大唐最为混乱的时期之一。千万不要以为做了五品官员就可以高枕无忧。每一场政治争斗,都可能将人卷进去,最后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郭怀良,郭怀善,你们两个,负责带着家丁守在这里,如果有外人不经通报擅自闯入大师兄府邸,只管先让狗咬他,然后乱箭射杀。一切后果,老子替你们担着!”郭怒的声音透窗而入,带着不加掩饰的凶狠。

“汪汪,汪汪,汪汪……”狗叫声此起彼伏,将整个院子吵成了一锅粥。张潜写奏折的思路再度被打断,无可奈何地放下笔,架着拐杖走向窗口。

目光透过镶嵌在窗格正中央的琉璃,他能清楚地看见,四只黑红色的细犬,被郭怒和二十几名家丁带入了院内。家丁们则全都是弓在肩,刀在手,全副武装。而郭怒本人,则连明光铠和狻猊盔都穿戴起来了,仿佛随时准备赶赴战场。(注:细犬,中国古代优秀守卫犬,哮天犬的原型。)

“二师弟,这是怎么回事?”担心郭怒擅自出去闯祸,张潜推开窗子,高声询问。

“大师兄,你起来了。伤口怎么样,还疼吗?”郭怒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嘘寒问暖。“我还以为您正在卧房那边睡着呢,没想到您已经在书房里头了。”

“我问你,穿这样,准备干什么?”双方彼此之间已经非常熟悉,以至于张潜一看对方的表情和动作,就知道自己的担心可能丝毫都不多余。皱起眉头,继续刨根究底。

“没准备干什么,没准备干什么。我只是担心和尚们行刺失败,到家里来捣乱。所以一大早就回了一趟长安城,跟我父亲那那边,要了四头猎犬过来!”郭怒坚决不肯吐露自己的真实目的,继续赔着笑脸东拉西扯。

“行,那就把猎犬留下。我正好需要它们!”想想昨晚半夜被骆怀祖摸到了身边的情形,张潜顿时觉得猎犬的到来,简直是雪中送炭。为了表达对郭怒的感激,他又快速笑着补充,“你进来,把三师弟也喊进来。最近我腿上有伤,出了不了门。刚好跟你们俩讲一下哲学的基本要义。”

“大师兄!”郭怒嘴里发出一声哀嚎,脸上的笑容瞬间被委屈所取代。师门的学问里头,数学是他和任琮两个的最爱,物理学次之,而哲学,则完全可以视作惩罚。虽然张潜这个大师兄,将此门课夸得天花乱坠。

“快去,别推三阻四!”见了郭怒如此反应,张潜更加相信,自己的担心没错。狠狠瞪了此人一眼,厉声催促。

“大师兄——”郭怒可怜巴巴地眨巴着肉眼泡,请求张潜收回成命。半晌,却毫无结果,只好耷拉下脑袋,准备去找任琮来一起接受“惩罚”。

而那任琮,其实就跟他隔着一道月亮门儿。远远地将张潜的话听了个真切,立刻飞奔过来,主动做起了“污点证人”:“大师兄,是二师兄跟他父亲借了两百家丁,准备杀到新丰县去,将白马寺拆成猪圈。我觉得这事儿不妥当,一直在劝他。但是,他比我大,还比我拳头硬,我劝他不住。”

“你跟你父亲借了家丁,去拆白马寺?”张潜的眉头立刻竖了起来,盯着郭怒的脸追问。

昨天的情况虽然凶险,但细算下来,大伙并未真的吃亏。首先,将刺客杀得杀,擒的擒,没教任何一个成为漏网之鱼。其次,和尚们的行动,虽然表面看起来很痛快,却在政治上,将他们自己整体推到了一个非常被动地位,很难拿白马寺被屠之事做文章。

而如果郭怒带着家丁去拆了新丰白马寺,再打伤或者打死几个白马寺的和尚,则又恰好为和尚们抵消了这种不利局面。双方之间,就又变成了张潜自己跟某些和尚的私人恩怨,很容易就被有心人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我跟我父亲说,借点儿人保护你和咱们的作坊!”见到张潜神色不对,郭怒不敢撒谎,低下头,老老实实解释。“没跟他说去拆新丰县的白马寺。”

随即,又快速补充,“但我家向来都是这样,无论谁敢针对我家,立刻十倍地还回去!这样,才能震慑住其他人,免得被分而食之!”

“你……”张潜气得两眼冒烟,却拿郭怒无可奈何。

不像刚来大唐那会儿,对四周都是两眼一抹黑。他现在早就了解到了自己这两位师弟的根底。

郭家开着大唐最大的急递铺,相当于另一个时空的顺丰。而郭怒的父亲,同时还是长安地下社会的扛把子。这样的家族,遇到的袭击,怎么可能选择忍气吞声?!

“我就知道,二师兄做得不对,所以刚才一直在劝他!”为了不遭受池鱼之殃,被罚一起去学哲学,任琮果断在旁边落井下石,“但是我劝他,他不听我的。还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仇不能隔夜。”

“胡说,你那根本不是劝!”郭怒大急,红着脸发起了反击,“大师兄,你别听他的。他刚才根本没劝我。他只是跟我说,现在去报复,和尚肯定有所防备。要过几天,等和尚们放松了警惕,再选个月黑风高之夜,去杀和尚们一个出其不意!”

不顾任琮拉扯,他顿了顿,继续补充,“他还说,光拆了新丰白马昭觉寺不够,得把长安周围,凡是带着白马俩字的寺院,全都推平了,才能杀出咱们墨家的威风,让以后谁招惹咱们,都先掂量掂量!”

“胡闹,全都给脱了盔甲,进屋背文章。今天学习罗子(罗素)三篇,不背得一字不差,不准睡觉!”张潜被气得脸都黑了,怒喝了一声,用力摔上了窗子。

虽然骆怀祖昨夜有些话说得难听,但一点儿都没说错。自家这两个师弟,都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在官场上和其他方面,真的不怎么灵光。

转头看看自己,张潜也只有摇头苦笑。两位师弟对政治不怎么灵光,自己其实也一样。最近日子过得一帆风顺,是因为自己活动范围,完全限制在了军器监,没牵扯进任何复杂的事情当中。而一旦牵扯进去,就变成了没头苍蝇。

就像这次,自己原本以为,痛打了惠岸和尚,再摆出一副不好惹的姿态,就可以吓住那些试图伸向花露水产业的黑手。却根本没想到,慧岸和尚身后,站的不是某个达官显贵,而是整整一个放贷集团!

自己更没想到,或者是因为最近日子过得太顺而忽略了一个事实,应天神龙皇帝李显当政时期,威望严重不足,根本压制不住下面各方势力的蠢蠢欲动。

假如眼下在台上的是李隆基,或者李世民这样的雄主,恐怕借一百二十个胆子,和尚们也不敢登门勒索官员,更何况是当街去刺杀这种事情!而郭怒再被惯坏了,遇到委屈,也会指望官府出面主持公道,而不是自己组织人马去血债血偿。

“师兄,我们来了!我们知道错了,请师兄责罚!”进了屋子后,见张潜眼睛一直盯着窗口,嘴里迟迟没有发出教训的声音,郭怒和任琮都愈发感觉忐忑,赶紧低着头,小声求饶。

“算了,我只是怕你们再出事儿!”张潜没有回头,抬起右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低声吩咐,“最近除了军器监之外,你们哪都不准去。每次外出,都必须乘坐马车,并且带足了家丁!”

眼下既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乱世,又距离盛世差得很远。张潜自己也想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应对。因此,沉吟再三,只能低声叮嘱:“什么事情,咱们三个商量着来,谁都别擅自作主张。我虽然懂得也不多,却终究是你们的大师兄。”

“大师兄,我们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大师兄,我们不是不跟你商量,是见你病着,不想让你耗神!”

只要能不遭受哲学的“折磨”,郭怒和任琮两人就心满意足,因此,回答得那叫一个争先恐后。

“那去各自去休息吧,我也累了!”张潜叹了口气,心烦意乱地挥手。

昨天折腾了大半宿,又因为伤口撕裂淌了不少血,他真的有些精疲力竭了。然而,还没等郭怒和任琮两个答应,管家任全却顶着一头热汗跑了进来,“庄主,御,御史大夫来探望您。他,他的随从通说他叫窦怀贞,这是他的名帖。”

“窦怀贞?”张潜楞了楞,眼前迅速闪过一个五十多岁老帅哥形象。

虽然跟这位御史大夫素无往来,但是,在军器监中,张潜可是没少听闻有关此人的八卦。据说,此人的曾曾祖父,是太穆皇后的父亲。而其祖父,则是太宗皇帝的小表弟。他父亲窦德玄,也非常厉害,做过高宗皇帝的宰相,以学问高深,令许敬宗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到了窦怀贞自己,出名就不是靠家世和学问了,而是今年年初,他娶了皇后的乳娘做续弦,进而被皇后赏识,提拔到了御史大夫这一从三品高位。

因为大致还记得历史上唐中宗皇帝是怎么死的,所以,张潜对于沾上“韦后”俩字的人,都向来敬而远之。而窦怀贞作为宰相之子,大概也看不上张潜这种靠一两件奇技淫巧之物登上高位的“幸进”之辈。双方属于天然彼此产生不出好感型,所以平素根本没有任何往来。

“大师兄,这个窦怀贞,名声可不怎么样,要不,我替你出去告诉他,你昏迷不醒?”不过是张潜一个人觉得窦怀贞势利,郭怒也瞧不起这种出卖色相的家伙,犹豫了一下,主动请缨。

“还是见一见吧,他毕竟是来主动探病的。”任琮倒是一贯的厚道,立刻小心翼翼地反驳,“如果大师兄闭门不见,反而给人感觉小气。”

“大师兄平素跟他不熟,他来探病,未必安着什么好心!”郭怒横了任琮一眼,低声争辩。

“前来探病的,不会只是他一个。大师兄总不能谁都不见。”任琮摇摇头,闷声闷气地反驳。“也不能保证,其他人全是好心。”

说罢,二人又都觉得自己的主意未必妥当,双双抬起头,望着张潜,等待无所不能的大师兄作出决定。

而张潜,却斟酌再三,才摇头而笑,“见,为什么不见。三师弟,你替我去迎接窦大夫,说我昨天流血过多,现在已经爬不起来了。请他宽恕则个,到卧房里探望。二师弟,你让人帮我准备冷水,姜黄等物,打扮一下。今天无论见到谁,都必须让他们知道,我被伤得很惨,没一两个月,根本下不了床!”

这一招,叫司马昭装病戏曹爽。

《三国演义》,恰好张潜也看过,并且清楚记得大致细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