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宅小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以神之名 > 飘零雨·情归故里(3)

以神之名 飘零雨·情归故里(3)

作者:安瑟儿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09-15 17:05:33 来源:本站

图娅拖住玄洛尔的手臂,用瞬移把她带到旁边一棵最高的树上。

“那是……”梵伊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守护幽灵山的神兽——山玄武!”

随着神兽的身影出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十分珍稀罕见的神兽竟然成群结队地向他们冲过来,气势壮观。但现在似乎不是感叹的时候,山玄武的数量不但十分多,而且体型似乎都变大了好几倍!梵伊把刚刚收起来的魔杖又拿了出来,表情严肃地警告秋藤祈:“它们身上的气味好像不对,似乎不是幽兰川的味道,而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把黑色的利刃就向他袭了过来。

魔杖仿佛是有生命一样,能感受到向自己的主人袭来的攻击,自动生出了坚固的屏障,挡住了利刃的袭击。梵伊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正色道:“山玄武受到了迷界气息的影响,变得暴戾起来,大家要小心它们嘴里的毒针!”

秋藤祈哑然了。这么说来的话,迷界的人不但能及时掌握他们的行踪,并且一有机会就发起攻击。看来他们已经全面实施他们的阴谋了。

尽管梵伊和秋藤祈都在拼尽全力阻挡山玄武的攻击,可是那些神兽的数量却只增不减。不断从幽灵山冲出来的山玄武,向他们发起了狂乱的攻击,就连在远处保护玄洛尔的图娅也不得不张开守护的结界。

经过一段时间的苦战,梵伊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秋藤祈的脸色也变得煞白,仿佛全身的血液都流尽了一般。抓住山玄武的攻击并不密集的间隙,两个人都拼命地喘息着,想尽量多恢复一些体力。就在秋藤祈放松警惕的瞬间,从山玄武嘴里吐出的毒针竟然从他的背后向他袭来。

玄洛尔眼看着致命的攻击向秋藤祈袭去,不禁脱口而出:“小白!当心身后!”

秋藤祈猛然回头,看着急速飞来的毒针,身体却已经无力闪躲。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丧命的瞬间,一股强烈的生存的**支配了他的思想!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从地下冒出宛如荆棘一样密集的冰棱,把他的身体紧紧地包裹在绝对无法突破的防御中。

梵伊瞪大冰蓝色的双眸,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透过厚重的冰棱,他看到秋藤祈缓缓地抬起头,原本琥珀色的瞳孔已经变成了绯红色!!深陷危险境地的秋藤祈,嘴角竟然扬起了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

那是亚斯特的气息,秋藤祈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理智与意识!!等到梵伊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为时已晚了。随着一股胜于白指环的力量的爆发,整座山似乎都在他的力量之下颤抖。

山玄武感受到了这股异于常人的气息,纷纷四散而逃。

在与秋藤祈四目相接的时候,梵伊似乎看到了一个深渊般的世界。那里面肆意着秋藤祈宁可让灵魂万劫不复也不愿放弃的仇恨,无法化解的仇恨……

“啊——”从冰棱里传出了痛苦的嘶吼声,好像发出声音的人正在承受着地狱之火的淬炼。

身为魔法师的梵伊与生俱来的敏感让他感受到了危险正在向他靠近,他不得不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他的行动却远远没有思想那么敏捷,在地上快速爬行的冰化成的锁链,在他想要溜走的刹那紧紧地锁住了他的左脚。

“好痛苦……”沙哑的声音从冰棱中传出来,让梵伊一惊——这已经不是秋藤祈原来的声音了,“能不能……让我消失……”

梵伊的眉头紧蹙,不等他把事情的原委想清楚,脚腕上的锁链突然移动起来,他就这样被锁链拖动着,整个人狠狠地撞在冰棱上。骨头快要断裂的感觉立刻蔓延到他的全身,额角的一丝刺痛让他的神志稍稍清醒了一些。被刘海遮盖住的,泛着刺痛的地方正是一个闪着光芒的红色六芒星印记!

“那是……”图娅忽然记起在古堡里的箱子上出现的六芒星,竟然与这个印记一模一样!她安抚好玄洛尔,正要去向梵伊问个清楚,在冰棱里已经神志不清的秋藤祈却忽然冲出了保护的屏障,袭向已经接近虚脱的梵伊。

梵伊在受到刚才的重创之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躲闪了。他只能张着惊慌的眸子,看着朝他冲过来的秋藤祈。

就在毁灭即将来临的时候,一个陌生的身影以肉眼所无法辨别出来的速度,两手食指相抵,念动咒语,一团诡异的红色光芒顿时四散开来。接下来的那一秒,梵伊、玄洛尔和图娅的身体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可是灵魂却已经被冻结了。

而秋藤祈因为身上带着一股喷薄而出的强大的力量,女子的咒语显然对他没有起到作用。但是因为体力透支的关系,秋藤祈最初还痛苦地挣扎着,最后,他的身体摇晃起来。就在他即将倒下的那一刻,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接住,轻柔地抱在怀里。

“看来迷失的亚斯特变化是真的很慑人呀!”

面对这样的情景,突然出现的人绯红的双眼里波澜不惊,平静的脸上带着淡定从容的笑容。来人的右手握着一根形状像干枯的树枝,却坚硬无比的长杖,而在她右手中指的第二个指节上,有一个红色的六芒星印记。

“暗溪,把圣铃兰给我。”真凡抱着秋藤祈,用不容反抗的语气命令道。初次见到这个留着黑色长发的男人,所有的人大概都不会相信这个男人是个“生物”吧?无论从外貌、气质,还是语气等多方面来讲,他都是一个超生物的存在!他的沉默中带着些许浪荡不羁,温和中带着些许暴躁,两种完全反义的修饰词语放在他身上却一点也不觉得矛盾冲突。

暗溪似乎并没有在意,她伸出手,在手心中绽放出一朵洁白得不染一丝尘埃的铃兰花。

“你也真够豁达的。虽然你一直暗中跟在他的身边,不过,如果让他知道你还活着的话,说不定会立刻杀了你……”暗溪实在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能用“豁达”这么一个奇怪的词语。

通过真凡手心里传来的冥力,秋藤祈手臂上亚斯特化的痕迹正在一点一点地褪去,最后竟然彻底消失了。

“对了,在山顶已经没有纯洁的圣铃兰了,因为亚斯特在山顶打开了异次元通道,把幽兰川和迷界通过那个通道连接起来了,山顶所有的铃兰花都已经受到了邪恶气息的污染。这可是我差点搭上性命才在紧要关头抢救出来的最后一朵。作为报酬,我要的东西呢?”暗溪满脸期待地看着真凡。真凡把怀里的人小心地靠放在苍翠的古树旁边,接着拿过暗溪手里的圣铃兰,对它注入了一股银色的冥力,刹那间,圣铃兰竟变成了一把华丽的长剑。

真凡掏出一个发黑的卷轴,递到暗溪面前。

“暗灵术的符咒卷轴,你要的是这个吧?”他把卷轴扔给暗溪。暗溪轻巧地接住了卷轴,确认了一下,然后把它藏进黑色的长袍中。

“你很守信用。不过,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因为在他受伤的过程中,他已经感染到了亚斯特的戾气,他的灵魂已经被迷界所感应。圣铃兰只能治疗他的伤,但是不能清除这股戾气,也就是说只要他再一次被亚斯特所伤的话,他又会变成之前的样子。”暗溪魅惑地笑着。

“要怎么做?”真凡直视着秋藤祈的脸,并没有抬头看暗溪。

“去迷界,找到他的亚斯特感应,然后销毁它。”

真凡冷笑一声,邪恶的气息弥漫在他的周围:“你觉得我会为了这件事情,不要命地去闯迷界?”

“我确信你会。因为,那是比你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暗溪的眼睛里面闪烁着碎钻的光芒。

“你可以走了。”真凡的语气淡淡的,但是足以让暗溪感到一种压迫感。

“好了,我们的交易算是完成了。真想不到你这位不屑于迷界的正义使者竟然会答应我的要求跟我合作。不过,就算你救活他,也未必能让他原谅你。因为……除了夕夏儿,没有人能证明你不是那个背叛者。不如,你还是加入到我们的组织吧,只要回到五千年前的那个世界,所有的美好都依旧存在着。”

真凡终于抬头看向暗溪,他俊美的眼睛里透着凌厉的光芒。

“那就只好寄希望于我们下一次合作的机会了。”暗溪扔下这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之后,就马上消失在了真凡的视线里。因为她知道,一旦惹怒了这个当年罗刹国最英勇的护卫真凡,后果将会是死无葬身之地。

真凡把手中的长剑放在秋藤祈的身边后,不舍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消失在淡淡的薄雾中。

秋藤祈睁开迷蒙的双眼的时候,月光已经直射到地面上,从树荫的空隙间投射出一个个小而明亮的光点。啊,头好痛……他用一只手勉强撑住额头,努力回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一切。山玄武……梵伊……玄洛尔……

对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睡着?秋藤祈想要站起来,手撑在地上隐约摸到一件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竟是一把崭新的长剑,而且相比起以前的那一把更加炫目,在剑鞘上还刻着一串神秘的文字。

“这是……那个时代的文字?”好久都没有看到这样古老的文字的秋藤祈,看到曾经那么频繁见到的文字,不禁有点怀念起从前来。不过由于太久没有读到这种文字,现在看起来竟然有点生疏。过了很久,他才勉强看懂文字的意思——回忆。

回忆?应该是这把剑的名字吧。可是为什么这么奇怪?八成是他想得不对……

“小白!!”身后冷不丁的一声叫喊让秋藤祈双手一抖,把剑掉在了地上。玄洛尔担忧地走上前,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秋藤祈有点苍白,又有点惊恐的脸。秋藤祈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总是给人带来意外的……惊吓。

“啊——”图娅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睡得好舒服啊……”

“咦,不过好奇怪,为什么我们都在这里睡着了呢?”图娅揉着眼睛,用柔柔的声音说着,听上去她好像还没有睡够,“咦?小白,这个……”她指着秋藤祈捡起来的长剑,双手激动地颤抖着,“怎么会……”

秋藤祈还处在极度迷惑之中,他也不能回答图娅的问题。他拉起衣袖,手臂已经变得光洁如初。

“哇,真是奇迹!”玄洛尔兴奋地抱住秋藤祈,“小白,你得救了!”

“放手,不要抱着我……”

“喂,小白,不要那么冷淡嘛!”玄洛尔继续抱着秋藤祈,处于无限兴奋的状态中。

“呵呵,没想到你们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梵伊眯着眼睛注视着抱成一团的两个人,和带着浓浓笑意的图娅一起构成了一幅非常和谐的画面。

“梵伊!对了,小白没有伤到你吧?”图娅关心地问道。很显然,有关六芒星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了,她被人洗掉了部分记忆。

梵伊清澈的眼睛立刻变成一道弯弯的弧线,摆出一副乐呵呵的表情:“没有啦没有啦,估计是我被吓晕过去了,所以他没打着我。”

秋藤祈狐疑地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可靠的家伙,半眯着眼睛问道:“这个……可能吗?”

梵伊冲秋藤祈摆摆手,一脸惊讶地问道:“难道不可能吗?”

“怎么说也无法让人相信。”秋藤祈小声地嘀咕道。

“小孩子在背地里说别人的坏话是不好的哦。”梵伊斜视着秋藤祈,那语气就像一个家长一样高高在上。

“那小白的伤怎么突然就好了?还有,这把剑是怎么来的?”玄洛尔一脸天真地问道。

她的问题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最后,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这个问题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啦!!!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实在是有点恐怖的地方呢。”

大家都盯着秋藤祈看他的反应的时候,秋藤祈突然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之后潇洒地说了两个字:“回去。”

一路上,图娅和玄洛尔都是一脸凯旋回归的样子,乐不可支地谈笑着,而秋藤祈和梵伊则眉头紧锁,各怀心事。

简直是神迹。

这是冰姬看了剑之后得出的结论。这把剑上汇聚的是无法估量的冥力,并且带着外界的气息,但她又无法感知出来这股气息到底来自哪里。

这个世界上还不止一个神迹啊……这是冰姬看到梵伊之后得出的另外一个结论。如果按照外表来评论,梵伊和秋藤祈属于不同的类型,没有可比之处,但是如果按气质来比的话,梵伊洒脱高贵的气质又是秋藤祈所比不上的。现在站在冰姬面前的梵伊睁开了总是微微眯起的眼睛,神秘的冰蓝色眼眸和高贵华丽的金色头发衬托出了他让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俊秀。

“你是玄忆野的姐姐?”冰姬看向玄洛尔。

玄洛尔毫不犹豫地点头:“忆野在您这里对吗?他没事吧?”

“请放心吧,他很好。”冰姬的话音刚落,一个迷失就领着一脸困倦的玄忆野从一扇门里走了出来。

“忆野,你还好吧?!我好担心你!”玄洛尔扑上去狠狠地揉着玄忆野的头发,眼里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不过她还是逞强地忍着,不想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好啦,老姐,我好饿啊,我们回家吧!”玄忆野安慰着自己傻傻的大姐,表现得像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样。

冰姬感激地对玄洛尔说:“真是谢谢你们了。现在你们可以平安地回去了,你们的家人一定在担心你们呢。”她在墙壁的一侧打开一扇通往人类世界的门,门的那一侧是玄洛尔家后院的那棵樱花树。透过那扇门可以看到人类世界依然是那么平静,玄管家正在二楼的窗口凝望着那棵樱花树。

纱那一直盯着梵伊上下打量个不停,直到冰姬说了这句话之后他才回过神来:“难道不再多留他们一段时间吗?”

“不。现在你们必须马上回去,西灵市的亚斯特气息越来越浓厚了,迷界的活动越来越频繁,阴谋已经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必须战斗,这是注定的宿命。”冰姬严肃又凝重地对玄洛尔说道。

“难道以后不能再来这里了吗?”玄洛尔不舍地看着周围这些已经太过熟悉的人。如果现在说再见,或许……

“不,命运到现在还远远没有终结。”冰姬严肃地说道。

“那老大不跟我们一起走吗?”玄忆野跑到秋藤祈的身边抓住他的衣袖说道。玄洛尔的目光也落在了秋藤祈的身上,定定地看着他。

“你们先回去吧,我自有安排。”冰姬一挥手,一阵飓风在冰宫殿里刮起,玄忆野和玄洛尔两人被狂风卷起,送入了开启的门里。

“图娅,你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先留在这里吧。梵伊,守护的事情……”

“请放心,就交给我吧。”梵伊接过话,又眯起了好看的双眼。

冰姬说得没错,命运还没有终结,而未来,也不会结束……

“啊——痛死我了。”被从门的那一头扔出来的玄忆野四脚朝天地摔到地上,大声呻吟着。在二楼的玄管家看到令他担忧的少爷和小姐平安回来,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下巴上的两撇胡子微微地颤抖着。

“少爷,小姐,你们回来了!”玄管家在二楼的窗口冲两人招手。玄洛尔抬头看到玄管家的脸,心里感觉暖暖的——终于回家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