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宅小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州·白雀神龟 > 第七章

九州·白雀神龟 第七章

作者:潘海天 分类: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20-09-15 17:05:29 来源:本站

少年叶护贺拔原大喝一声,纵马而出,铁头长矛带起一股风声,直搠入巨狼的口中。那只巨狼在空中微一摆头,咔哒一声轻响,竟然将长矛咬断。它落在地上,喉中发出一阵如同闷雷般的咆哮,脚掌只轻轻一沾地就又弹了起来,它那两只闪着黄光的恶毒眼睛,紧紧盯牢的目标依然是瀛台合。

菊花青喷着响鼻长嘶一声,人立而起,两只钉了铁马掌的沉重马蹄向狼头上踢去,老那颜贺拔离也喝了一声,瞄了半天的一枚长箭从他的弓上离弦飞出。他虽然拉不了硬弓了,但此时距离极近,那支箭上含的劲道凶猛,眼看就要贯入那匹黑狼的腹中。巨狼仿佛有灵性般在空中猛一拧腰,那支箭顺着它那水一样柔顺的皮毛飞快地滑过,它落回地上,轻易地闪过烈马的蹄子,再次露齿咆哮了一声,低头窜入草中,失了踪迹。这么缓了一缓,阵中数十骑已经扑出,将瀛台合裹在里面退回本阵。

周围数十里地内突然没了声息,草丛里不再有那些狼的骚动和碰触草的沙沙声响,只有风吹在百顷黑草上传出的猎猎声响。

这暂时的宁静让人心里发毛。此刻瀛棘部的猎手们已经竖起密集的人墙,前面一排弓箭手将弓扯得满满的,惊惧地扫视四野里高及人腰的黑草。这些草刚刚还是令人宽心舒慰的景象,如今却成了敌人。他们看不见,但能感觉到大物在草下窜来窜去,只在左右。在风声和马的喘息声里,有一种急躁的不耐烦的咕噜声。他们拉着弓,捏紧刀柄,紧张地呼吸着,等待它们紧绷嘴角,等待那些锋利的白牙在黑暗的深处显露出来。

“稳住,稳住,稳住。”我三哥瀛台合惊魂稍定,虽然脸色煞白,还是举着长刀和着贺拔离祖孙大声呼喝。他知道此刻双方士气都有挫动,无论哪边能先稳住阵脚,敲定生死都只在一呼吸间。

那匹巨狼势在必得的一击没能得手,只是它一见失了良机,当即卷身而去,也没让瀛棘部的人占了便宜,这匹畜生当真有高去高来的刺客风范。贺拔离百忙中问孙子道:“看到这头狼的耳朵了吗?”

贺拔原利索地回答说:“白色的,左边耳朵。”

贺拔离嘿嘿一笑,自语道:“左骖在此,铁狼王也不远了罢。”

草丛深处,那些不耐烦的咕噜声逐渐地响了起来,这响动,弥漫了空中,就如同一张弓的弓弦越绷越紧,连战阵中最没有经历的小孩也知道它们就要发动攻击了。贺拔离端坐在他那匹大白马上,老态一扫而光,两只眸子精光畅畅地盯着舞动的草尖。

所有的人同时听到河对岸的林子里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牛角号声,在那一瞬间里,狼群的攻击发动了,也就在那一瞬间里,在狼群刚刚飙出高高的草丛又尚未将攻击的势头完全展开,在狼群绷紧的大腿肌肉刚刚放松而又没来及将满是利齿的长吻张开的时候,,贺拔离猛喝了一声:“放!”

密集的箭雨如泼水一般射了出去,那些头一拨冲出草丛的狼每只都受到了两三支箭的招呼,它们翻滚,跳蹿,伏地,躲闪,但是头一排箭落地,随后又是一排更密集的箭。黑色的血喷溅出来,泼射到空中。有些狼滚落在地上死去,它们的尸体又成了新的障碍。待到一排大狼突破箭雨的拦截冲近人墙,后排长枪倏地刺出,登时又有数十条狼哀号着翻滚在地。弓箭手往后退了半个马身的距离,把阵前让出来给长刀手和巨狼的近身搏斗,他们挤在冒着热气的马臀边,侧头闭目,拉弓再发,箭势依然不减,截击着后继狼群的扑上。

瀛棘部靠近山顶的一翼是压力最大的一侧,惨烈之度比之人的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些狼居高临下朝他们猛扑,猎手们以刀砍矛刺对抗狼群的疯狂撕咬,他们的马扬起上半身,把两只巨蹄向前猛踢,而狼们爪如短剑,牙如刺刀,轻快得仿佛一团噩梦,一旦闪进包围,便窜至半空,一口咬住骑手的胸口侧肋,猛地一甩头,将整个人向后摔入高高的黑草丛中,在那片深草中激起一阵动荡和涟漪。

贺拔原丢了没枪头的长矛,操起腰上一根短柄狼牙棒,他话语不多,却力大无比,只一挥就将只张牙舞爪蹿在半空中的大狼整个狼鼻敲开了花。另一匹有着黄褐色毛发的巨狼却悄没声息地伏着身子窜到马腹下,突然跳起来,一口咬住他胸前的铜铠胸甲,白森森的牙齿在铜片上打着滑,口水喷到他的脖子里。贺拔原提着狼牙棒的右手被掠在了外门,无法使力,只得伸左手去腰带上摸短刀,急切间却怎么也摸不到。那匹狼躬着身子,前爪扎进了他的肩膀,两只后脚死死地撑在马背上,眼看就要发力将贺拔原抛下马背,却有一箭唰地贯头而入,巨狼从嗓底发出了一声咆哮,扑通一声摔下马背。

贺拔原朝放箭救了他的瀛台合点了点头,抬胳膊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拔出刀子,左刀右棒,扑上去继续酣战。

瀛棘贺拔部人围成的阵形紧密,加之人人拼命,那些野兽终究攻不下来,只剩下一圈狼藉的狼尸堆积在阵前,但太阳渐渐落了下去,暮色沉沉笼罩四野。他们又听到坡底河岸那一侧传来低沉的号声,音延较短,好像压抑滚动的雁鸣,隐隐然带有催促之意。随着三声号响,那些狼的攻势似乎也更加猛烈了。

暮色里,那些草尖上跃动的身影逐渐融入到越来越暗的背景里去,他们看不清那些狼的身形,却看到目力所及的黑草白雪的原野上,浮动起一片绿荧荧的光点,漫山遍野,随处都是。

瀛台合虽然胆大,此时也是心胆俱寒,他知道那些绿色的光点就是狼的眼睛,看上去,总有数千条之多,更可怕的是这些狼群背后还有人指挥,他这三百人只要箭矢用尽,就绝非是这些狼的敌手。贺拔离也看清了情形,数次带动阵形,想向坡顶上缓缓移动,却每次都被狼群不要命的扑咬压了下来。眼看恶狼群就要一拥而上,突然鼓声雷动,宛如从天而降。黑色的箭雨布满天空,落在拦阻在面前的狼群里,硬生生地压出一条血路。

随着隆隆的鼓声,山头上树起一杆高高的白牦牛尾的旗帜,被困在半山坡上的贺拔部三百人齐声欢呼,那是瀛棘王大君的旗,果然是我父亲瀛棘王带着他那一旗人马赶过来了。贺拔部士气大振,顺势从那条哀嚎的野狼铺出的血路上踏过,冲上山顶,汇集在一处。他们来了生力军,又占据了山头有利位置,形势大是改善。

那些狼仿佛也知道这点,哀鸣着向后退下去了一点。

贺拔离脸上身上糊满了血,带马到瀛棘王驾前,跳下来请了个安:“大君来得及时,救了我这把老骨头了。快意侯机敏强干,没出什么事。”

大君“唔”了一声,他身边那个老侍卫过来将那颜扶了起来。那名老侍卫也是眯着眼睛四处望着,咳嗽连连地道:“好家伙,果然有这许多狼啊。我们也是在龙牙河南岸发现了大片狼迹,瞧模样是朝北边来的,大君怕你们这路吃亏,便一路跟了过来。”

瀛棘王眉头紧锁,他此刻骑着一匹硕大黑色踏火马,在烟火缭绕中立于山顶一言不发。

我三哥瀛台合也过来问了个安,说:“阿爸,这些狼有古怪,像是有人驯养指挥的,我看到一个烙印……”

瀛棘王止住了他的话,抖了抖马鞭,点给他看。漫山遍野的狼群之后,果然冒出了一线黑乎乎的高大身影,他们口里吹着尖利的呼哨,驱赶着那些狼向前而来。虽然距离远看不分明,但他们的胯下骑着的,分明是一匹匹硕大的狼啊。

瀛棘王腰背笔挺,像一座山一样地坐在马背上,喃喃地道:“好个铁狼王,好一支驰狼骑。”

那些骑在狼背上的骑者越过那道窄窄的温泉河,呼哨而来,少说也有三千人,来回冲突,驱赶着数千匹狼,将黑草丘四面围了个水泄不通。瀛台合的心随着越来越多的驰狼骑在河岸边现身沉入了深谷,不算那些狼,单单是这些骑兵人数也在三千以上。他们又听到了三声低沉的牛角号,顺着空旷的雪原远远地传荡了出去,狼群闻着空气里的血腥味,哀叫着,拥挤着,后退开了一箭之地,只有那匹袭击过瀛台合的黑色巨狼全身长毛乌黑如墨,铜一样坚固的头边歪呲着白牙,满不在乎地小步地跑着横过空地,似乎对这边厢如林的枪戟和弓箭毫不放在心上。

我父亲瀛棘王突然猛力一夹马镫,越阵而出。自瀛台合以下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老侍卫要跟上去,却被瀛棘王摆起一只手来制止了。他独自勒着雄壮的踏火马,慢慢走到空地正中,脸色不变地大声问道:“是铁勒延陀兄弟吗?请出来说话。”

河对岸突然响起了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原来哥哥还认我这个没福气的异母兄弟啊。”

这个声音滚雷一样横过黑草起伏的坡地上空,群狼猛然间一起仰天长嚎,战马听着那惨厉的号叫嗥叫,不安地倒腾起脚步,甚至有一些马吓得流出尿来。

“我怎么能忘记,你身上,同样流淌着我们瀛棘部巨熊的血呢。”瀛棘王低沉地说,他的身形宛如一座沉静不动的大山,声音盘绕着他,就如空谷中嗡嗡的回音。

对岸那些狼骑士的暗影中,有一座庞大的影子慢慢地移动着,如同暴雨来临前的堡云迅速变大,那个如雷般的声音也越来越响:“当年你忝为前山王时,杀我生母和哥哥,又将我逐至北荒,你们扶风氏族的妃子生的儿子是儿子,我们铁勒部落虽小,妃子生的就不是儿子了吗?”

我另一个叔父铁勒延陀在黑暗中慢慢显出身形来,他骑在一匹金黄皮毛硕大如老虎的巨狼背上,那匹狼肩膀粗壮,上面耸着毛扎扎的一片风卷葵尖刺铁背甲。铁勒延陀身上着褐色虎皮俩裆铠,双环刀插在腰间,浓密的胡须打成辫子,目光凌厉如刀。这是他第一次跨入到这个家族的故事里。

我三哥瀛台合吃了一惊,认出了他。这位瀛棘王我父亲的异母兄弟,他的叔叔铁勒延陀,正是那天从七曲弓兵手中救下他来的蒙面人。那人当日衣装破敝,气度萧索,看上去便如一浪迹天下的武士首领,此刻骑在翻腾咆哮的巨狼背上,狂嚣张扬,却似如统帅百万的大将元戎。他的目光扫至瀛棘阵前无论哪一位久经风雨的老人脸上,都如冷锋般让人不寒而栗,这些人心下里明白,只要这个浓须汉子眉梢一动,身后那数千匹恶狼组成的风暴,势要一冲而上,拍碎瀛棘猎手组成的那一排暗黑礁石。

如果说我叔父铁勒延陀像一股坐立不定的旋风,我父亲瀛台檀灭便是风暴下不动的万仞岩壁,不论铁勒延陀怎么样咆哮跳叫,他都渊停岳峙,连坐下的马都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他安然地道:“你们私自逃回铁勒部,三番五次不听劝诫,已违父王意旨;后来你夺走我的妻子,留难三月,我不攻你铁勒部,怎能救她回来?”

铁勒延陀大笑,笑声宛如夜狼对月的凄厉啸声:“嫂子过铁离原,被盗匪欺负,我将她救出,做弟弟的留嫂子盘桓几天,有什么不该吗?我以礼节对待嫂子,没有不恭敬的地方,可你杀我妻子,却全不顾她肚子里还有六个月的孩子。”

“你妻子是白氏那颜白烈达的女儿,白烈达勾结外戚,叛上做乱,被先王下令车裂,全家都要坐斩,武威卫到铁勒部要人,你却想放她逃走,我奉先王命诛之,以正君威。”瀛棘王铁一样的面容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巍然不动地说。

他们说这些事的语气平平淡淡,了解这些旧事的老臣们也就罢了,瀛台合等少年们听了却是心如冰凉。瀛棘王和铁狼王言语间表露出来的仇恨似乎越来越深不可解,而那些少年们看到铺满荒原上的那些狼,低低咆哮,也越来越似耸动不安。

我叔父铁勒延陀转头看着身后那些狼绿色的狰狞目光和驰狼骑兵手里冷冷的刀光,他脚下那片萧杀的战场上尚有许多僵卧的尸体,有狼的也有人的。坐下的巨狼凶猛地跳腾了一下,他狠狠地掐住狼脖子上的铁链,把它的下巴摁到地上,拱起一道泥沟,这才让它消停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用狼一样的黄色瞳孔盯着瀛棘王道:“铁勒部素来有驯狼的本领,这些狼便是我们的子民,伤损了让我心疼,你的子民如今也只有这些老弱幼童,让我不忍心下手,何不就由我们两个人自己来清一清这些老帐呢?”

瀛台合忍不住高喊道:“父亲,这人厉害,你要小心。”

我父亲瀛棘王“嘿”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弟弟道:“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当年还在上学堂的时候,我穿了一件青云纱的锦袍,你力大无比,抢了我的衣服,举起学堂的柱子,把它压在柱子下,你说我若不带你骑马去瀛海边围猎,就不还我衣服。”

铁勒延陀听他提起了童时趣事,禁不住再次纵声大笑:“后来父王恶我姆妈,我们才逃回铁勒部的啊。自此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几位哥哥了。我走之时,尚且……”

他刚谈到此处,突然东南、东北角两处狼群一阵骚乱,黑暗中传来蹄声如雷,只见数百点火光在夜色中分外耀眼,两队人马高举火把疾闯进阵来。火光下旗号分明,正是长孙氏国氏合着我四哥瀛台彼、五哥瀛台乐王子两支路人马冲了过来。我两位年少哥哥王子披盔贯甲,背后的大旗招展开来,被火把衬得明晃晃的,只显得如斯少年,英武无双。

这两路人马虽然来得突然,喊杀声滚滚而来,但毕竟兵少,只冲到半路,就被回过神来的狼群团团围住,难以冲上坡顶与瀛棘王本部会合。长孙那颜和国剀之虽然猜到这边局势危恶,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狼聚集一处,极目之处密密麻麻全是咆哮的恶狼,更想不到被流放的铁勒延陀竟然在北荒这片死地中啸聚了许多党羽,不由得暗暗心惊。他们知道便是全军会合,也不过千把人,如何敌得过铁狼王的三千驰狼骑。

铁勒延陀只转头略一看便回过头来,他确是不将这两路人马放在眼里,但却突然低头迟疑了许久,仿佛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什么事。“那时候,”他叹着气说,“那时候……我们也是过着这样并马奔驰的日子吧。”

连瀛棘王都低下了他那山一样沉重的头颅:“过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你要杀我,这就上来吧。”

巨狼再次不安分地想要呲牙前扑,却被铁勒延陀勒得原地转了一圈,他突然跳下狼来,拔出长刀,慢慢向前走来,道:“你的儿子果然个个英雄了得。你是想让我杀了你,再让你这些儿子来找我拼命……”

瀛棘王也跳下战马,他的腰间是一柄双刃长剑,拥有极长的刀刃,刺击和砍击的力道和范围都十分惊人。他却不拔剑,朝铁勒延陀迎了过去。

瀛台家的儿郎和将军大惊,一起喊道:“父亲……大君!不可去!”

大君举起左手,严令他们停在原地,他一直行到了铁勒延陀的面前才站住了脚。铁勒延陀歪着头瞪了他半晌,突然两手一抬,狠狠地将那把长刀插在地上,直入一尺。他喝问道:“这么说,我瀛棘部真的被青阳灭族了?”

我父亲瀛棘王冷冷地道:“有我在,有你在,怎么能说被灭族了?”

铁勒延陀仰面朝天,哈哈大笑。他的长笑如一道野火,划破了八百里北荒原野上黑色的天空。

在黑草倒伏的战阵中央,在狼群和人数万道火辣辣的眼光下,两方的首领就这么面与面相对,如同夹着天拓大峡两岸的虎跳巨岩。

我叔父铁勒延陀头发凌乱,胡须虬结,便如一篷乱哄哄的野草,他衣着粗陋,目空一切,内心却热如洪炉。

我父亲瀛台檀灭雄武沈毅,衣甲鲜明,便如一座乌沉沉的山岳,他不苟言笑,冰冷如铁,仿佛永远都沉稳如斯。

铁勒延陀歪着头看着对面的兄长:“那次我们铁勒部兵败被擒,你为什么力谏父王,以自己的封地担保,要留我一命?”

“你们只是违抗王命,逃回铁勒部,又不是造反,本来就罪不至死。你哥哥被当场格杀也就罢了,你受了重伤没死,自然该留下来,按律流徙北荒。我只是秉公而言,没有什么私情。你要杀我,就不用管这事。”

铁勒延陀咆哮了起来:“难道这世上除了对就是错吗?你觉得自己可以随意评定天下和他人吗?我铁勒部的成人几乎被斩尽杀绝,我的母亲和外公服毒自尽,我的哥哥被武威卫剁成肉酱,我孤身一人流落北荒,在这儿吹了十八年的北风,你以为自己依然行事公允,我仍然要感谢你的恩德吗?”

“天地既然存在,就总有一条正统的道理,那怕是荒墟大神也难以改变它。身为社稷重臣,怎么能不去努力维持它。”

铁勒延陀定定地看了瀛台檀灭半晌,道:“难怪你能当上瀛棘部的王。干你娘的,三哥,我服了你了——我不领你的情,我依旧恨你入骨,但你放心,我不会为报私仇而让瀛棘部陷于万劫绝境。”

“好!”我父亲瀛棘王喝道,他徒手走近兄弟,与他抱在了一起,“瀛棘部的狼与熊,我们又重聚一堂了。就让那些青阳狗子看看,我们瀛棘重起于北荒!”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